马毛小甜心

重磕快本——






居老师说完别动


左下角露出的那一小截身影


就没有像之前一样晃来晃去了




不自觉地听从指令


因为在专注的听他的话




或许也因为他知道


他的话是说给他




如果爱这个字太沉重


我便永生不会说出口


那我一直陪着你吧


难道爱一个人就要说出来吗




不是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让我留在你身边








原来最木讷笨拙的人 才最浪漫





【朱白】瑞士雪山(六)

瑞士雪山(六)

#沙雕是我自己#

#勿上升真人#

#重生梗#

#小学生文笔#

#非长篇#

#拖#

#快完结了#

#大概吧#

正文⬇️




朱一龙知道自己在做梦。

梦很长,很杂。

-你愿意的话,我就捧你。

-我不需要。

-你以为,你是谁?一个三线明星一身傲骨,清高给谁看呢。小朱啊,要识时务。

朱一龙看见年少的自己摔门而出,秀气的脸庞上布满泪水,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血流出来,却感受不到痛。

那他妈是一个男人。

一个有妻有子的男人。

却对着他露出油腻的笑容,想让自己像女人般陪他上床,换来戏份和名气。

恶心死了,真的恶心死了。

-医生,我孩子这是怎么了?一个月都吃不下饭,话也说不出来了,可真的是急坏我们了啊!

-PDSD,创伤后应激反应,如果情况像你说的一样,需要现在就开始进行心理治疗。

或许他不应该自作聪明。

努力让自己掩盖出那经历过的事。

逃过了医生的引导,将过去尘封。

只是伤口还未愈合,被掩埋在了体内,会溃烂腐朽。

终于,他看到了夹杂着少年气的白宇,带着满身的阳光和烟火向他走来。

然后被他冰冻的遍体鳞伤。

-你真恶心。

少年被他杀死了。

朱一龙的世界安静了。

黑暗中,再无声响。

助理看着朱一龙慢慢睁开了眼,不敢相信的张了张嘴。

朱一龙的眼睛聚焦以后就看到助理一脸又喜又悲的表情,配着满头乱发。朱一龙笑了笑想说点什么安慰她,嗓子却干的要命,发不出声来。

-水......

-哦、哦。

助理慌慌张张的拿起杯子。朱一龙抿了几口水以后,方能说出完整的句子。

-我躺几天了?

-四天。

-......白宇呢?

-......

朱一龙看着助理先是咬着嘴红了眼眶,想把眼泪憋回去,可是随后那眼泪就一滴滴往下掉。

-白老师他......

-哭什么,说话啊。

-昨天他的新剧开机,山里突然大雨导致了泥石流,整个剧组到现在也没有联系到......

朱一龙的世界突然白茫茫的一片。

助理的说话声和抽噎声也听不见了。

他看到拍摄镇魂时,一天白宇和自己吃完早饭,从小面馆走出来。

一个意外的没有他们两个戏份的上午,自己也没有事情做,就随着白宇带着自己在影视城乱逛。

就在快到出口的地方,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先生坐在那。

-诶,龙哥,走走走,我们去算算玩玩。

白宇像个小孩似的蹲在地上。

老先生先是问了白宇些东西,然后半天没有说话。

-老先生,怎么了呀?

朱一龙是不信这些装神弄鬼的玩意儿的,可是大白天的不知为何突然汗毛倒立。

-小伙子,命里多水。

老先生顿了顿。

-别太执着。祖上积德,家业丰厚,莫因情固于此行。

白宇只是笑着听着,朱一龙却看的到,老先生朝自己斜了一眼。

-怕是,会误终身啊。


hyzc的一个特写镜头 难道 没有人觉得 这是 两个 同性 之间的亲吻吗??!!




单看这个图 一个女性 在亲吻另一位女性的脸(猛的一看像是男性但男性怎么会有那样的嘴唇!)




但另一位女性的脸 像是在酒杯里




丑里面 谁拿过类似的容器!?谁做过相似的动作!?




那实际上 难道 不就是 




吻吗


至于为什么选择女性 是因为更含蓄 更符合整个创作


【脑洞罢了!勿转出lofter勿转!!!】

【朱白】冤家路窄(九)

冤家路窄(九)

#从少年到中年#

#不是竹马#

#瞎写#

#控制不住的狗血#

正文⬇️



第一次月考结束,朱一龙是班里的第三名。相比与前两名,朱一龙这种不属于闷着头学习但聪明灵活的孩子更得到理科老师的喜爱。

物理老师直接任命朱一龙做课代表,朱一龙连皱眉反驳的机会也没有。

晚自习一份成绩单,从第一排开始S形传递,到最后才到了白宇和朱一龙手里。

白宇看了看自己各科成绩,和最后的排名,叹了口气。

觉得自己运气好,中考超常发挥才踩着分数线进来,结果第一次月考就要面对自己真正的水平。

再看看理科的成绩,让白宇不得不考虑下学期分科的时候是不是要选择文科了。

脑子里乱成一团,白宇都没有注意到已经打铃下课休息了。

-看完了没啊?

-啊,看完了看完了。

白宇把成绩单给了朱一龙准备起身去上个厕所,却被朱一龙给拽住了。

-白宇你物理没及格?

朱一龙刻意压了一下嗓子,不大不小的声音正好能让白宇听到。

白宇又愁又羞愧。

-嗯......

-以后每天早上我们早来教室二十分钟,我给你讲题。

-哦......

-哦什么哦?

朱一龙把班里成绩单拿在手里站起来。

-笨死你算了。

-……朱老师我错了。

-走,把成绩单给班长然后上个厕所。

从教室到厕所一路上,白宇注意到有女同学偷偷看朱一龙,然后小声说“是那个很帅的学霸”之类的话。

看着旁边面不改色的朱一龙,白宇在朱一龙耳边小声说“当才有很多女生看你诶”。

-没看见。

-......

-倒是你白宇同学,有空看女生,不如多看看物理书。

被将了一军的白宇同学干瞪着朱一龙的后背,耳朵自动过滤掉朱一龙的笑声。

这个人,高智商低情商。脑子里估计除了知识,其他的都是水,晃一晃说不定还有响。





【朱白】冤家路窄(八)

冤家路窄(八)

#从少年到中年#

#不是竹马#

#瞎写#

#控制不住的狗血#

正文⬇️



两个礼拜一休的高中,确实有些折磨人了,当然是对于渴望回家的学生来说。

周四晚上白宇就看着几个舍友讨论着回家要干嘛干嘛,一副要出监狱的样子。

-阿龙你回家吗?

-不回。

-小白你呢?

-啊,我不回去。

-那正好你俩在宿舍彼此还有个照应,小白想吃啥好吃的呀,舍长回来给你带。

-那先谢谢舍长了啊。

星期五的晚上就安静多了。

甚至是有些冷清。

下午另外四个舍友都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回去了,白宇和朱一龙在宿舍写周末作业写到九点多、才下楼去学校的超市买些东西。

回到宿舍,朱一龙把游戏机拿下来坐在白宇的床上打起来,白宇就靠着朱一龙的肩膀看。

-厉害啊!上,打他!

-哎哎哎怎么回事他哪里冒出来的!

-快跑啊!吓死了吓死了……

-......

朱一龙怀疑白宇其实是麻雀成精了吧。

看自己打游戏比自己还激动。

白宇顶着刚洗完澡还没有干透的乱毛靠着自己的肩膀,脸都因为激动而红扑扑的。

朱一龙突然心跳的快了起来。

-你手抖什么啊!哎哟都快赢了。

白宇遗憾的看着游戏机,丝毫没有注意到朱一龙通红的脸。

朱一龙猛的站起来,头一下子撞上了上铺的木板。

-嘶——

是真他妈疼啊。

朱一龙呼着气,牙都呲出来。

-你怎么不小心点!

感受到白宇轻轻在往额头上吹气,朱一龙不仅觉得额头痒痒的,就连心脏也像有个小猫伸着小爪子挠呀挠。

-诶,你初中的时候怎么会是小混混啊?

-传的。

-那我初三第一次遇到你,你还在欺负小学弟!

-我没揍他,他自己吓的坐在地上了。倒是你,英雄救美。

白宇想起来被朱一龙给压在地上那会儿还是有些不甘。

-那你也不对。

-不过还得谢谢那小孩,不然咱俩估计也不认识。白宇,你们班花和你,真的不合适。

-......你们还在一起吗?

-分了,本来以为你喜欢的姑娘多不错呢,但处下来完全没有感觉。

白宇默默听着朱一龙说话。

-一个人怎么样,不是听别人说他什么样子,也不能看他表面上做了什么事情。而要用这里——

朱一龙用手指了指心脏的位置。

-它会告诉你答案。

朱一龙的眼睛很大,白宇能看到里面映出的自己的影子。

-比如说你。

我?

-和你不熟的时候,我觉得你又不爱说话又傲气。现在就觉得你——

朱一龙的话就像一双手,在牵着白宇走来走去。

-天天冒傻气儿。

白宇放弃了反击,看着朱一龙捂着肚子倒在床上哈哈大笑。

太恶趣味了。

等朱一龙笑够了,白宇早就拿着游戏机开始打起来。

-朱一龙,你怎么不回家?

-你不也没回。

-我......没有家。

-我也没有啊。

白宇放下游戏机。

-朱一龙,有些话不可以乱说的。

-白宇,我真的没有家。

朱一龙还是一副欠打的嬉皮笑脸样。

而白宇直直的看着朱一龙的眼睛。

一秒,两秒......

然后白宇伸出手捂住了朱一龙的双眼。

他拨开了一层层的迷雾和厚重的伪装,看到了里面悲伤而孤独的身影。

-朱一龙......不要难过。

不知道为什么,你难过了,我的心会疼。

【朱白】冤家路窄(七)

冤家路窄(七)

#从少年到中年#

#不是竹马#

#瞎写#

#控制不住的狗血#

正文⬇️



班主任也算是个奇葩,军训结束后一开学,把班里的座次表往黑板上一贴。

-同学们!你们相信命运吗!

底下鸦雀无声。

-这可是我给你们抽签抽到的同桌啊!

丝毫没有注意到同学们憋笑的表情,头上没几根毛的班主任继续激情澎湃的发表内心感慨。

-也就高中你还有同桌了!等以后上了大学都自己学习自己的,固定教室都没有!好好珍惜坐在你身边的人吧!享受这痛并快乐的三年吧!为了理想勇敢的向前冲吧!

高一小朋友们鼓起热烈的掌声。

白宇倒是听的挺投入,跟着同学一起鼓着掌,那眼睛还亮亮的。

朱一龙瞅了瞅白宇,又望了眼讲台上那激情澎湃吐着唾沫星子的班主任。

-……

老天爷,你就这样给了我一个中二的班主任和一个天真烂漫的同桌吗。

白宇和朱一龙在靠窗的一边,白宇坐在外边,朱一龙坐在里边。

每次下课都是白宇做题看书,朱一龙把头一歪就睡过去。上课的时候打铃朱一龙也不抬头,白宇用手在下面拍好几次朱一龙的腿才能把朱一龙叫醒。

但是朱一龙虽然不爱学习,脑子却很好用。书上象征性的划拉两下算是做个笔记了,做起题来思路却清晰的很。

白宇有时候看着题,实在做不出来就咬笔杆。

朱一龙要是看见了就嫌弃的把书拿过来,看上几眼,也不跟白宇废话什么,把解题步骤写完就把书扔回去。

白宇看完就说声谢谢。

-不用谢。

朱一龙随便拿起一本书开始写作业。

-一会儿下了晚自习给我买可乐。

又来。

白宇扭头看着朱一龙,笑眯眯的样子让朱一龙不好意思起来。

-看啥看。

-我突然发现,你确实帅诶。

-一直很帅好吧,你原来眼睛不好。

-行行行,一直都很帅。

理所当然的一起学习吃饭,再一起回宿舍休息。

生物钟契合度之高,让两个人都感到舒服。

直到一天晚自习结束出来朱一龙忘带宿舍钥匙,白宇和几个舍友就先往回走。朱一龙跑到教室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女生往白宇的桌洞里塞东西。

-你在干什么。

冷冰冰的声音让女孩子吓得表情都扭曲了。

快步走上去把桌洞里的东西拿出来,朱一龙黑着脸把信直接撕开。

-朱一龙你不能这样!这是我给白宇的!

女生又羞又气,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朱一龙正在那看,却突然传来白宇的声音。

-你拿到钥匙了吗?我突然发现我......

白宇刚进教室还没说完话,就看到朱一龙阴着脸抬头瞪着他看,一边的女生眼眶都红了。

-呃,这是怎么了?你没事吧?

掏出纸巾递给女同学,白宇大概能猜出这女同学哭的原因肯定和朱一龙脱不了干系。

-你是不是欺负人家了?

-……

-道歉啊,朱一龙你怎么能欺负女孩子啊!

-不。

白宇气的白眼都要翻出来了。

这朱一龙怎么回事啊?

-你喜欢她吗?

-啥?

-我问你,你喜欢她吗?

白宇一头雾水的看着朱一龙。

-就是同学......

-你听到了吧,白宇就把你当作同学,你别给白宇塞信了,烦不烦人。

白宇满脸尴尬的看着女同学跑出教室,然后转过头就把朱一龙给摁在座位上。

扯过朱一龙手里的信纸,信里面的话让纯情大男孩白宇红了脸。

-……看完了没啊!

-看完了。

然后朱一龙一把把信纸撕了。

-朱一龙你发什么疯!

白宇人生的第一封情书转眼间就成了一堆纸片,本想自己留着作为纪念的啊。

再想想朱一龙当才对女生态度恶劣的表现,白宇更是生气了。

直接把桌洞里忘拿的化学题抽出来,不等朱一龙就自己回了宿舍。

两个人接下来一天都没有说话。

没有一起上学放学。

没有一起吃饭洗漱。

直到第三天,白宇看着前天就积攒下的错题发愁,笔杆都不自觉的咬出印儿了。

一只手伸过来先是把笔从白宇嘴巴里抽出来,然后把书拿了过去。

白宇趴下去把头枕在胳膊上,看着朱一龙认真算题的侧脸。

-朱一龙,下晚自习去买可乐吧。

-哦。

-嘿嘿......

-白宇。

-嗯?

-这么简单的题都错,笨死你算了。

果然,有些人,真的该学学怎么说话才不让人生气!


【朱白】冤家路窄(六)

冤家路窄(六)

#从少年到中年#

#不是竹马#

#瞎写#

#控制不住的狗血#

正文⬇️



白宇骨子里是要强的,或者说就是个倔脾气。

第二天就跟着同学们开始训练,看不出昨天还晕过去的影子。

小的时候发烧感冒,心疼孩子的父母就会跟孩子说在家休息休息吧,等病好了再去。

可是白宇从小不舒服也强撑着去学校,因为老师们的教育都是,不能落下课,不能不上学。

没有父母的庇护和宠溺,让渐渐长大的白宇无处示弱,也不会示弱。

到了晚上白宇失眠了。

朱一龙感到下铺的人轻轻的翻来翻去,动作虽然轻微,但还是搞得他莫名烦躁。

-白宇!

轻轻吼了一下,底下终于没了动静。

朱一龙闭上眼,却感受到下铺的人离开床,然后又拿起了床上的什么东西走了。

本来以为白宇是去上厕所,结果没有听到动静。

坐起来抓抓头发,借着从窗户透过的光,朱一龙就看到白宇用被子裹着自己坐在椅子上,垂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靠,你搞什么啊?

吓得朱一龙汗毛都立起来。

-你不睡觉坐那干什么?

-我,我不困,你先睡吧。

没想到被朱一龙看到,白宇有点慌乱。

-……

-真的,你先睡吧。

-你是不是腰又不舒服了?

没等白宇回答,朱一龙从上铺翻下来。

-上床。

-?

-怎么,要我抱你吗?

-你能不能别天天满嘴跑火车!

朱一龙不耐烦的把白宇挤到床的内侧,然后躺了下去,把被子盖在两个人的身上。

小小的床容纳下两个一米七的高中男生还是有些勉强了。白宇只能用拥抱的姿势,面对面和朱一龙紧紧贴在一起。

-朱一龙你!

-别吵。

腰部传来温热的触觉,从腰椎到两侧的肌肉在朱一龙有力却又温柔的按摩下开始舒张。

不知道是谁先乱了呼吸,让温度上升起来。

-朱一龙,谢谢你。

-切,麻烦鬼。

【朱白】瑞士雪山(五)

瑞士雪山(五)

#沙雕是我自己#

#勿上升真人#

#重生梗#

#小学生文笔#

#非长篇#

#拖#

#一点点更吧#

正文⬇️



-请注意,台风“双子”即将登陆我国海南、广东、福建一带,气象中心提醒广大市民......

在广州的最后几天,白宇的戏份都拍的差不多了,留下来纯粹是等导演的需要去补拍一些镜头。

宾馆的外面是乌云密布,空气中已经感受到海风带来的水汽。

意外发生了。

第二天中午吃完饭,白宇就看到宾馆外的大风吹倒了树,掀起了公交站牌,路都被大风大雨给模糊到看不清楚。

正在吃饭的小助理看了看手机瞬间变了脸色。

-宇哥,糟了。

-什么事?

-朱老师的助理当才在群里说,朱老师上午没回来,留在拍摄场地,现在联系不到了。

冰冷的凉意从白宇后背冒出来。

-那拍摄场地还有没有工作人员?都联系过了吗?

-最后一个出来的说朱老师当时在看录像,晚一些回来,就没跟大家一起走。

白宇一下子站起来。

-咱们车钥匙给我。

助理愣愣的掏出车钥匙,等白宇急匆匆站起来才明白白宇想干什么。

-宇哥你疯了吗?你要去找朱一龙?他不在那怎么办?

拉着白宇的手被甩开。

-对不起,我必须去。

助理愣愣的看着白宇跑了出去。

然后她就看不清了。

雨太大了,风也太大了。

白宇感觉到车都不听方向盘的使唤,开始左右摆动。漫天飞的东西砸在车窗上,甚至在挡风玻璃上留下裂痕。

可白宇一定要去。

他能感觉到,朱一龙出事了。

车到了离拍摄地七八百米的地方就开不进去了,唯一的路被倒了的树堵的死死的,白宇发怒般的狠狠捶了方向盘。

咬了咬牙没有犹豫,把车后座的外套一拿就冲了出去。

风扇的耳朵呼呼作响,脸被冰冷的雨水打的失去知觉,明明拍摄时一会儿就可以走到的距离,却漫长起来。

白宇也不知道被空中飞来的东西砸到多少次,终于到了拍摄的地方。

一处没有完工的楼被临时租来取景,白宇先到了搭建的摄影棚里,却没有人影。

不,朱一龙一定在这里。

很久以前一起拍戏的时候,朱一龙就是个精益求精的人。有时候所有人都走了,他还是会留下看看拍好的东西并收拾一下现场。

白宇继续往里面走,突然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朱一龙。

-朱一龙!

跑过去把人抱起来,却看到了朱一龙额头留下的血迹。

白宇颤抖着手把血迹擦去,没有纸就撕下自己的一截衣服敷住伤口。

看着地下的一滩血液,白宇害怕的把朱一龙搂进怀里,脱下身上的外套把人包裹住。

-醒一醒!你醒过来!朱一龙!

白宇大声在朱一龙耳边喊,怀里的人终于动了动眼睫毛,缓缓张开了眼。

-白宇......

-龙哥!你看着我!不可以睡过去听到没有!

-疼......

-没事的,再坚持一下。

没有完工的大楼不过是些钢筋骨架,豪无藏身之处,白宇已经没了什么力气,只能把朱一龙拖到角落。

狂风暴雨的世界仿佛摇摇欲坠,朱一龙却不害怕。

白宇的气息围绕著他,就隔绝了所有的声音。

-小白,我喜欢你......

可是朱一龙声音太小,雨声又太大。

处在高度紧张并且疲惫的白宇,没有听到这四个字。

【朱白】冤家路窄(五)

冤家路窄(五)

#从少年到中年#

#不是竹马#

#瞎写#

#控制不住的狗血#

正文⬇️



一下午不知道站晕了几个,男女都有。

吃饭的时候就有跑去吐的,白宇吃了几口也就再也塞不进去东西。

晚上的晚训结束,白宇强撑着洗完澡,倒在床上就动不了了。

长时间的站立、踢正步、跑步,让自己的腰再次疼起来。

舍友们也都累的说不出话来,不到熄灯时间所有人都关了灯上了床。

朱一龙上床前看了眼缩在被子里紧紧贴着墙的白宇,就爬上去玩psp了。

白宇辗转难眠,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十二点了,强迫自己赶紧休息,毕竟明天又是一天的训练。可是疼痛让大脑无法入眠。

-白宇你能不能别动了!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朱一龙压着嗓子吼了一句,在寂静的夜里尤为突兀。

白宇不敢动了。

但一会儿不轻轻动一下腰会更难受。

虽然白宇不喜欢朱一龙这个人,可是他知道自己不应该给别人带来麻烦。

悄悄从床上爬起来,坐在桌子前的椅子上。

深夜被痛觉和凉意拉扯的尤为漫长。

被子抱出来裹在身子上,白宇在昏昏沉沉之间终于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白宇成为了“伤残兵”里的一员。

上午站军姿没多久,白宇直直的倒了下去,多亏有同学拉了一把,不然脸都能摔肿。

醒来的时候白宇躺在医务室里,手上还打着水。

-你终于醒了。

白宇看到坐在床边的朱一龙,一下就不再迷糊。

-看我干啥!医生说你着凉了,再加上有点中暑晕过去了。白宇你真是娇弱的跟小姑娘似的。

白宇被朱一龙噎的说不出话。

一个一米七多的大男孩军训晕倒了。

这件事说出来确实让白宇羞的脸红。

于是白宇索性闭上眼不再理朱一龙。

-喂,你睡啥睡,我都在这陪了你一上午了。

-......

-你行。

-......

-白宇。

-......

-有没有人说过你像个姑娘。

-你脑子有水吧……

白宇从床上一下子坐起来想直接给朱一龙一拳,结果拉到了腰,当场疼的嘴唇都没了血色。

朱一龙一看白宇苍白的脸色直接吓了一跳,跑出去把校医大姐叫过来。

校医大姐来了倒是很淡定,问了问白宇的情况然后检查了下白宇的腰。

-同学你个腰伤挺久了吧。

-嗯......

-有时间去大医院看看吧,早点治,我现在教你怎么做能缓解一下,但是还是去做个全面的检查知道吗?要是一直拖着很可能就治不好了。

白宇知道自己其实没有钱去医院做什么检查,这腰疼平时他忍忍也可以过去。但还是谢谢了校医大姐。

-诶,你是他同学吧?

朱一龙看着白宇的脸色好了一些,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来来来,我教你怎么给他按。

-……

-……

于是晚上回到宿舍的舍友们一进门,就看到了令他们非常欣慰的一幕。

白宇趴在床上打游戏,朱一龙一边看着游戏机一边给白宇揉着腰。

-白宇你快冲上去啊!

-不要。

-快打快打!就在前面。

-等等。

......

最后白宇炫耀的说。

-看吧,我赢了哦。

颇像个耀武扬威的小公鸡。

朱一龙黑着个脸把游戏机抢过来,爬上了床。

切,得瑟个啥。

打游戏都跟个姑娘似的。







【朱白】冤家路窄(四)

冤家路窄(四)

#从少年到中年#

#不是竹马#

#瞎写#

#控制不住的狗血#

正文⬇️



再往后就是每天被作业考试塞的满满的日子了,没有时间让人停下脚步。

中考完的那天下午,白宇从考场出来。

全班人最后聚在教室,整整齐齐的坐在位置上。

班主任进来,先是笑着问问考的怎样,又东扯西扯了会儿,然后泪水就开始掉。

班里的女生都开始哭起来,先是几个人抽抽嗒嗒,后来就是嚎啕大哭。

白宇也不禁红了眼眶。

他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记得自己,一个成绩平平性格平平的男同学。

但他会怀念这三年间的所有。

所有事,所有情。

-学长!

一出校门,白宇就看到了给中考腾地儿正放假、穿着一身运动服的小学弟。

-学长你考得怎么样?

-还行,觉得上二中挺有把握的。

只要超过二中分数线就好,这样就不用另外交钱了。白宇心想。

-学长你等我!我去找你!

白宇鼻头有点酸酸的。

这个小孩子,大概所有人都忘掉自己,他也会记得白宇这个名字吧。

伸出手揉揉小学弟的头发。

-你要努力考上一中!

假期倏忽而过,没有电影里那般放纵疯狂,也没有因为没有假期作业而欣喜。

到最后竟平白生出了些寂寞。

八月中旬,白宇来到高中报道。

高一新生提前军训,一进学校就看到每个新生身边都站了家长,整个校园嘈杂却热闹。

白宇苦笑了一下,独自一人走向宿舍。

推开门,六人间的宿舍还没有来人。

白宇选了靠门这边的一个下铺,利索的铺好床就去食堂吃饭了。

等回来的时候,白宇看到自己的床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行李,而上铺的人正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打游戏。

-……朱一龙?

朱一龙一扭头看到白宇,当场一晃神,被对方给干捯了。

-他妈的...…

-这些是你的垃圾吧?

-垃圾?这可都是我的......

不等朱一龙说完,白宇黑着个脸开始把床上的“垃圾”往地上扔。

朱一龙一下子从上铺翻下来,拽住白宇的手。

-喂,你干嘛?行了啊!

宿舍的其他几个人看到赶紧过来把俩人隔开。

-好了好了都是舍友。

-对啊白宇你不要生气了,阿龙也不是故意把行李放在你床上的。

-这下午就要开始军训了赶紧睡午觉吧。

-……

看到舍友紧张的表情白宇突然有些脸红,本来就不愿意给别人带来不便的他立刻冷静下来。

于是白宇转身拿了毛巾去卫生间。

打湿了毛巾盖在自己脸上,白宇打心里觉得无奈。

自己这是倒了什么霉?

和朱一龙还就撇不清关系了?







#追妻火葬场 ??不存在的 这是甜(心虚...)文#